当前位置:公益频道首页 > 公益人物 > 正文

陈重阳:我欠老兵一枚勋章

2015-05-07 17:37:15  中华网    参与评论()人

    陈重阳,网名“连阳标统”,广东民间军史专家、口述历史收集者,经他调查核实确认的抗战老兵超过上千人。

    如果光看上边这句介绍,你会觉得他应该是个性格内敛的人。但如果你去他博客看过他所拍摄老兵的照片,一张一张都暴露了摄影者的强烈情感。如果你不是一个对那段历史有深刻的认识,不是一个为历史责任感的人,你怎么会记录下如此的生动瞬间?

    陈重阳的书房,坐落在广州黄埔蟹山一个老旧的院落里。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在这里完成了对上千名抗战老兵身份的核实工作;有时自己跑出去寻访老兵,给这些命运坎坷的老人拍下一张珍贵的相片,在历史的长河里留下他们的光和影。

    其实陈重阳一直致力于的这份工作完全是义务劳动,他为此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当然,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周围,还有一大帮热心人在从事着相关的工作,他们共同的名称是“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

    在内部的分工中,陈重阳的主要职责是审核老兵的履历、身份。经他核实身份无误的抗战老兵,有需要者可向民间关爱抗战老兵机构申领每月数百元的生活补助及各种救援。而他所处的位置,不可避免地会让驳回否决一些志愿者提交的老人的口述资料,因此会得罪人。

    但陈重阳从不在乎,他甚至曾经对媒体讲述了“老兵网”对“抗战老兵”的定义:“首先是要对'抗战老兵'这个身份进行界定。在军史定义里,抗战老兵指的是1931年9•18至1945年9•03这段时间里,在国民革命军战斗序列或其他军事单位,担任战斗人员或从事文职、后勤、医疗工作,并实际参与了包括前线、后方及沦陷区对日伪直接或间接军事行动的中国军人。”

    其实陈重阳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人,从他的博客也能看到他对曾经合作的志愿者的溢美之词,他曾对媒体描述这些“战友”的工作:“为了找到他们,各地志愿者几乎跑断腿,只要听说哪里有一点线索,不管多偏远都要找过去,拜访老人,记录口述内容;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翻拍一些物证作为身份认定的左证。”可见他并非不知道志愿者的疾苦,只是出于对“抗战老兵”这个群体的尊重才让他如此的“不好说话”。

    陈重阳之所以会走上这条路,一开始是因为他曾以”连阳标统”的网名写过一本民国粤系将军生平的著作《广东十虎》,在军史迷中颇有名气。所以,志愿者组织”关爱抗战老兵网”的负责人在前年找到他,请他帮忙做老兵身份核实的工作。

    而在陈重阳的博客中记录着这样一件事:有一天广西桂平的一位远征军老兵过世了,而他的口述资料还在陈重阳的邮箱里等待意见。未及在老人去世前还给他一个光荣,得到一枚民间颁发的纪念章,让我内疚之极,开始接手审核的工作。

    所以你可以想想他是用一种怎样的心情来从事这项工作的。

陈重阳:我欠老兵一枚勋章

陈重阳:我欠老兵一枚勋章

    

    中华网:陈先生你好,能否介绍一下你是如何开始核实抗战老兵身份工作的?

    陈重阳:时间大约在2013年中。

    中华网:还记得第一次认证的老兵是谁么?当时是怎样一个情况?

    陈重阳:湖南永州的志愿者唐颂知道我对两广部队番号比较熟悉,他在道县找到了一个四战区司令部直属特务团的老兵,他把问老人家的口述记录发给我看,看能不能对上历史背景。我记得老人家说得很凌乱,但驻防的时间地点都对了。一个穷乡僻壤的老人家,不是自己亲历,基本上不可能说出这些内容,所以我觉得他是曾在该团服役的老兵。

    中华网:这些年你都去了哪些地方,似乎你认证的主要是广东抗日部队,为什么呢?

    陈重阳:广东周边几个省都去过。我熟悉民国两广军事史,特别是涉及广东,抗战时期各主力正规军,任何一支师级番号部队,他们的来龙去脉与历史沿革,他们在那里驻防,那里作战,历任军令主官是谁……等等,我都知道。一句话:它们从出生证明和验尸报告我都能写。

    中华网:虽然现在抗战话题很热门,但是好像比较出名的是川军、缅甸远征军、东北抗联这些部队,粤军为什么不是很出名呢?

    陈重阳:川军一直以来就有很多人关注,特别是樊建川的博物馆群建成后,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度;远征军热主要是早几年前在美国国家档案馆发现一大批的影像史料,引发了社会关注度。粤军为什么得不到关注,我也很纳闷。只能简单地归咎为现在的广东人都喜欢去做生意发财吧,但近代史上每次革命风潮,都是在广东引发的。

    中华网:你认为粤军在中华民族抗战历史上应该有怎样的评价?

    陈重阳:民国时期,广东的军人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中华民国是广东人打出来的”。这个时间段横跨辛亥革命到南京国民政府的建立。

    张学良在东三省坐拥多少万大军,是什么军事力量?

    粤系19路军又是什么力量?各自的装备如何?9·18之后,两方面的军事首脑与士兵对外来侵略的态度如何,不是一目了然么?

    19路军“淞沪抗战”之后,当时社会上流行一句话:“广东不动,抗战冇用”。别的不用多说了吧?事实上你去查国民革命军高级军官的履历,很多人都与广东有这的那的瓜葛或渊源。

陈重阳:我欠老兵一枚勋章

陈重阳:我欠老兵一枚勋章

    中华网:你认证了这么多老兵,怎么肯定你的判断是对的?如何来认定一个老兵的身份?

    陈重阳:所有的判断都是相对准确的,我从来不敢说自己判断肯定对,因为只凭老人家几句残缺的记忆,志愿者一份不尽详细的口述记录作为依据,我给任何一个老兵确认身份都是在冒险,赌上自己的专业声誉。

    没有任何统一的标准对老兵进行认定,全国的老兵番号那么多,经历花样百出。用于核实他们所述无误的关键内容,有时是一份早年的交代材料或者档案,或者是他当年驻防路过的一个小地方,甚至是一个地名和人名。每一个老兵都要根据具体的口述内容来分析判断。

    中华网:这两天据台湾《联合报》12日报道,台决定曾参与抗战的官兵不管现居台澎金马或海外、大陆地区,均可申请纪念章;申请人需提供参战时部队的名称及番号、曾参与抗战战役的佐证资料,经“退辅会”等单位汇整数据后,由“国防部”办理发放。对此你有何意见。

    陈重阳:首先这肯定是一件好事,对于老兵来说多了一个途径的认可。但我又有些担心,因为如果

    按条件严格执行的话,内地现在认定的老兵未必都能申请。放宽条件的话,“退辅会”的人又会被各种没见过的番号和经历吓到(大笑)。

    我相信这个事情只能由内地的军史专家来做,因为很多抗战老兵后来身份易转,他们会把抗战、内战、韩战的番号和经历混杂在一起说。台湾方面能把三战军史融汇贯通搞明白的不多,希望这次不会差太多。

    中华网:假如你发现一个志愿者提交上来的材料有问题,你会怎么跟对方说呢?会不会照顾对方情绪?

    陈重阳:看人看文,文字自有其逻辑。看志愿者的态度,完全可以从问询记录里看出来,认真负责的志愿者,我一般比较客气,会告诉她(他)我需要补充那方面的资料。

    那种儿戏敷衍的记录,有时看得气不打一处来,自然没那么客气了。

    中华网:有些人会认为,尽管材料可能有问题,但是志愿者非常的辛苦,而且一些老人也不太像说谎。如果认证太严格会不会打击了志愿者的积极性?

    陈重阳:辛苦是肯定的,但这不能作为含糊的理由。老人像不像说谎,我不在现场,无法判断。不严格的话,何以对得起捐款的热心人?做这个公益活动的志愿者,神经需要粗一点。打击不打击他们的积极性,我顾不了那么多。

    关爱抗战老兵这项公益活动,与其他公益活动的区别,就特殊在它与抗战史的紧密联系。试想一下,把老兵们的抗战经历拿掉,他不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么? 所以这项公益活动的基础,就是每一个老兵抗战经历经得起公示与检验。离开对他们在抗战中的真实经历,这个公益活动不复存在。

    中华网:你自己是否认证错过呢?怎么发现又是怎么处理的?

    陈重阳:有,原来以为自己错误率非常的底,但这大半年来我大范围上门采访拍摄老兵,顺便复核一次其经历。比较惨痛的经验是,我曾经根据志愿者记录的口述资料确认的老兵,结果复核出老人家是伪军或内战老兵的身份。现在我没那么自信了,估计自己的错误率在2-4%左右。

    发现之后,只能通知当地的志愿者,让他们心中有数。建议他们逐渐减少关爱密度和厚度,荣誉是一定要停止的,以后可当其普通老人对待。

    中华网:现在很多地方都有很多组织和志愿者在进行抗战老兵的寻找工作,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呢?

    陈重阳:各地区的具体情况不尽相同,我很难给出统一的建议,如果非要有建议的话,那就是对老兵身份的确认,最好不能凭几个志愿者合议认定,要请相关的专业人士,从口述记录里找到合理的依据。不然一出丑闻,很难向社会公众交代。

    理由很简单,谁也不会乐意自己的善款,捐给一个伪军。或者该老人生活很贫困,很让人同情,也应该获得社会帮助。但不能以抗战老兵的名义,不能通过这个渠道获得资助。不然,何以对得起抗战中壮烈殉国的三百余万将士。

    中华网:作为一个以老兵为主题的网络平台,中华网公益频道目前已经推出了一系列的报道频道,包括老兵出镜、老兵动态、老兵活动、公益组织介绍等,你对于公益频道的建设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么?

    陈重阳:不要搞嚎头,风格朴素扎实,内容于无声处听惊雷。

    (图片由本人提供,文/中华网 梁千里,部分内容参考公开报道)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